<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 贵州能源波澜壮阔70年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三码必中 » 能源新观察

贵州能源波澜壮阔70年

三码必中三码必中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

字体:       浏览次数: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70年,伴随着新中国发展壮大的脚步,贵州能源工业走过了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

70年,栉风沐雨,砥砺前行。贵州能源工业先后经历了起步(19491963年)、发展(19641977年)、跨越(19782012年)、转型(2013年至今)等阶段。

起步:百废待兴奠基业

1949年至1963年,是贵州能源工业的起步阶段。这一时期,贵州能源工业从恢复重建,到“一五”“二五”建设高潮,为后来的发展打下较好基础。

解放初期,贵州能源工业满目疮痍,一片萧条。

1949年,全省煤炭产量30万吨;发电装机3030千瓦,发电量722万千瓦时,分别仅占全国的0.16%0.17%

最大的煤矿筑东煤矿,当年产量2.4万吨。贵阳电厂和桐梓天门河水电站是当时最大的火电厂和最大的水电站,装机分别是2040千瓦和576千瓦。

贵阳解放前夜,国民党政府策划在逃离之前炸毁贵阳电厂。贵阳电厂职工在地下党的领导下,紧密团结,顺利完成了护厂任务,保证了30万市民的用电,是解放前夕全国6家没有停电的电厂之一。1950年初,中央燃料工业部给贵阳电厂颁发了“护厂先锋”的奖旗。

1949年1115日贵阳解放,贵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随即接管了筑东煤矿和贵阳电厂。

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贵州能源工业发展史由此拉开序幕。

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三年是全省经济恢复时期,贵州省人民政府对原有煤矿、电厂进行接管改造的同时,集中力量完成了一批骨干煤矿、电厂的续建、扩建。

1951年,贵州第一个地方国营煤矿翁井煤矿建立,成为全省骨干煤矿。遵义专署接收私人小煤窑组建遵义煤矿,其中一号井年产能力5万吨,是省内当时最大矿井。

1949年至1951年,贵州省人民政府投资142万元,用于全省矿井恢复生产和新建矿井。

贵阳电厂(水口寺)1000千瓦火力发电机组、修文河水电站1500千瓦水电机组续建,修文河水电站至贵阳水口寺32.66公里33千伏输电线路建成投运等工程,均在1951年完成,贵州开始出现水火电联合运行的电网。

“一五”时期,翁井煤矿经过技术改造,生产能力达到年产15万吨,1954年产量达14万吨。到1957年,全省产煤137.6万吨,是1949年的4倍多。

第一个五年计划,遵义、安顺、都匀等重要城市新建或扩建了燃煤电厂。到1954年,贵州省小型电站已达54个,为发展地方工业打下初步基础。

1955年11月,由中央投资,在兴义动工兴建省内第一座示范性农村水电站——狮子山水电站,揭开了贵州农村水电事业的序幕。到1957年末,贵州省发电装机容量1.3万千瓦,年发电量5007万千瓦时,人均用电量从1949年的0.45千瓦时增加到1.74千瓦时。

进入“二五”期间,在“大跃进”的推动下,贵州煤炭、电力掀起建设高潮。

1958年,国家计委和煤炭工业部经过考察,决定重点开发六枝煤田,扩建林东矿区。两项工程被列为国家“二五”建设计划后,煤炭工业部从吉林、辽林、黑龙江、四川、河南、山西、江苏等省和抚顺、开滦、重庆等地调集了3万余人的建设队伍来到贵州,很快完成了两项工程的前期工作。“大跃进”开始后,在“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口号鼓动下,贵州煤炭生产建设不切实际地追求高指标、高速度,开发区扩大到水城、贵阳、开阳、都匀、桐梓等煤田,同时,小煤矿也遍地开花。期间,全省新开工煤矿44处,总设计能力达529万吨。6座简易选煤厂也动工兴建,年入选原煤能力180万吨。

1960年,贵州省原煤产量达到529万吨,是1949年的17倍。1961年开始,为贯彻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陆续关闭、报废、停建了一批矿井和辅助工程。1964年,全省煤炭产量下降到246万吨。

“二五”时期,贵州煤炭初期开发虽然受到“大跃进”的影响,大上大下给矿区建设造成很大损失,但也为后来大规模开发煤炭资源积累了经验,为六盘水煤炭基地建设打下一定基础。

在“大跃进”的推动下,贵州用电负荷急剧上升。一批水、火电项目在省内相继开工。猫跳河梯级电站一、二、三级和乌江、普定、花溪等水电站;遵义、清镇、都匀、安顺、凯里、铜仁、毕节等火力发电厂建设竞相铺开。由于步子过大,物资与设备供应不足,加上缺乏电力建设经验,1960年在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方针下,部分水、火电工程先后缓建和下马。

尽管如此,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贵州电力工业发展仍然是一个高潮,共建成6000千瓦以上火力发电机组7.3万千瓦,最大单机容量已达2.5万千瓦。建成贵阳、遵义、都匀3个主力发电厂;猫跳河梯级电站1万千瓦水电机组4台。在“全民办电”的热潮中,全省小水电小火电发展迅速,共新增装机5593千瓦。到1962年底,贵州省发电装机为16.72万千瓦,年发电量3.28亿千瓦时。电网规模建设随之扩大,贵阳地区初步形成以110千伏输电线路为骨干,水火电联合运行电网。


发展:“三线建设”迈大步

从“三线建设”大会战到改革开放,贵州能源在14年的发展中,六盘水煤炭基地初具规模,电力工业快速发展,能源工业发展逐步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时光走进1964年,贵州能源工业进入发展历史上重要的时间节点——“三线建设”。这一年,根据“三线建设”和“备战备荒”的需要,国家决定建设与四川攀枝花钢铁基地相配套的六盘水煤炭基地。

于是,一年多时间,15个省(市)、25个矿务局抽调28个工程处,8个地质勘探队进入贵州,连同新招工人和外系统支援人员,总数达10万之众。规模之大、上马之快,在我国煤炭建设史上号称空前。一时间,六盘水“千军万马”头顶青天、脚踩荒山蔚为壮观。

第一战役,续建六枝煤矿,修建轻便铁路和准轨铁路,新建地宗狮分厂。四项工程在1965年开工,并在当年国庆节前如期竣工。

1966年,六盘水煤炭基地建设进入高潮,大小会战陆续展开。当年开工12对矿井,总设计年生产能力985万吨。同时,选煤厂、机修厂、矿区铁路和部分生活福利设施等建设也全面铺开。

会战中,各个战场捷报频传。大用矿主平硐施工创月进360米全国纪录;老鹰山立井施工创月进105.5米全国纪录;汪家寨煤矿斜井施工创月进220米全国最好成绩。当年,七十一工程处创造的成套立井施工新技术,处于全国领先地位,被国家列为援外技术项目。

1967年起,受“停产闹革命”影响,六盘水煤炭基地建设几乎瘫痪。1969124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发表讲话,要求以“三线建设”为重。濒于停顿的六盘水煤炭基地建设出现转机。1970424日,水城矿区从野马寨车站开出第一列煤车驶往四川攀枝花钢铁基地,六盘水煤炭基地开始发挥与攀钢的配套作用。

然而,从1973年开始,贵州煤炭建设队伍大批北调,致使三分之一的矿井和矿区收尾及补套工程受到严重影响。在极端困难下,留下的工人、干部和工程技术人员艰苦奋斗继续建设基地。

1965年至1978年,六盘水矿区累计完成投资14.6亿元,开工建设矿井23对,总设计年生产能力1210万吨,交付生产矿井21对,年生产能力781万吨;建成选煤厂4座,年入选能力470万吨。生产的原煤、洗精煤除满足省内需求外,在保证攀枝花钢铁基地、昆明钢铁厂及两广地区用煤方面开始发挥积极作用,六盘水煤炭基地初具规模。

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六盘水煤炭基地建设抢时间、争速度,提高效率、缩短工期,战胜各种困难,培养造就了一批技术和素质过硬的建设队伍,对后来煤炭基地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同时,“三线建设”期间,由于六盘水矿区建设规模猛起猛落,施工队伍大上大下,使工程施工由打“歼灭战”变成“持久战”,造成“采区欠账多,安全设施欠账多,生活福利设施欠账多”的局面,给之后的生产经营和职工生活增加了困难。

“三线建设”时期,六盘水煤炭基地建成了地宗煤矿、大用煤矿、火烧铺煤矿、老屋基煤矿、山脚树煤矿、月亮田煤矿、土城煤矿、汪家寨煤矿、大河边煤矿、老鹰山煤矿、木冲沟煤矿、那罗寨煤矿等12对大、中型煤矿。

纵观“三线建设”时期贵州煤炭工业发展,以会战的形式大打矿山建设之仗,在荒山野岭中建设了六盘水矿区,同时带动了林东矿区和贵州省劳改局所属专业煤矿的扩建和技术改造,并形成了由地质勘探、设计施工、采掘洗选、机械制造、科研教育等组成的生产建设系统。有了这样的基础,又几经体制辗转和内部经营机制改革,才走上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征程。

1977年,贵州省煤炭产量1397万吨,是1949年的46.6倍。

作为“三线建设”的主要战场之一,许多工厂内迁入黔,一些新兴工业也在贵州布点,贵州电力工业建设再次进入高潮。贵阳、遵义、都匀、凯里等火电厂继续扩建,清镇发电厂一期重新上马,水城发电厂破土动工,猫跳河梯级电站加快建设步伐,乌江渡水电站正式兴建。虽然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仍然建成火电机组37.85万千瓦;猫跳河梯级电站建成水电机组9.7万千瓦;新增以解决高田灌溉、农副产品加工及地方“五小”工业为主的小水电站近10万千瓦。

这一时期,贵州电网形成了以110千伏输电线路为骨干,以贵阳为中心,联接遵义、凯里、都匀、六盘水的全省统一电网,通过盘(关)羊(场)线与云南电网相联。

1977年,贵州省发电装机为100.1万千瓦,是1949年的330倍;年发电量31.89亿千瓦时,是1949年的441.6倍。


跨越:全省第一支柱产业

1978年至2012年的35年,是贵州能源工业改革发展创出不凡业绩、取得丰硕成果的重要时期,全省40万能源人围绕经济社会发展、建设南方能源基地和“西电东送”的宏伟目标迎难而上,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深化改革、转换机制、坚持科技兴能,推进贵州能源工业不断前进,能源产业发展跨越成为贵州第一支柱产业,为贵州加快发展,实现赶超和兴黔富民作出了巨大贡献。

——煤炭工业通过投入产出总承包、关井压产、整顿生产经营秩序、结构调整、兼并重组,实现安全快速发展。

1978年起,“调整、改革、整顿、提高”成为关键词。贵州煤炭工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在困难中前进,在改革中发展。

改革过程中,贵州煤炭企业进行了许多探索和尝试。扩大企业自主经营权,推行承包经营责任制,调整企业内部机构,完善企业领导体制和人事劳动制度,以煤为主、多种经营,优化产品结构,加强安全工作等改革不断深化。

贵州省统配重点煤矿从1978年开始步入恢复性发展。全省针对“采区欠账多,安全设施欠账多,生活福利设施欠账多”的问题,进行了8个采区的补套和安全、生活设施的补欠,从1979年到1985年,全省共建成单项工程58项,完成投资4.65亿元,新增固定资产4.43亿元,固定资产交付使用率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高。1985年到1990年,先后建成设计年产120万吨、90万吨的土城煤矿和那罗寨煤矿以及年入选能力60万吨的地宗选煤厂。

1991年至2000年,贵州煤炭企业进入困难时期,受水灾、凝冻、亚洲金融风暴等影响,煤炭市场疲软,货款和职工工资被拖欠,企业经营十分困难。

然而,煤矿职工发扬特别能战斗的优良传统,奋力拼搏,在困难中前进,以解放思想,加大国有企业改革力度为动力,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以扭亏增盈为重点,不断取得新成就,先后完成金佳煤矿、大湾煤矿、那罗寨煤矿新建,土城煤矿、火烧铺煤矿、大河边煤矿扩建,盘北选煤厂、二塘选煤厂新建;大力发展采掘机械化;加大安全补欠工程力度,煤炭生产跃上新台阶。1991年,全省统配煤炭产量突破1000万吨。

另一方面,贵州乡镇煤矿异军突起。1978年以后,在“有水快流”“国家、集体、个体一起上”“大、中、小一起搞”的方针指导下,贵州乡镇煤矿迅猛发展。到1995年,全省乡镇煤矿总数达到14944处,而持证矿井仅5685处,产煤4169万吨,从业人员达到25万人,百万吨死亡率高达26.28人。

乡镇煤矿的发展,对缓解煤炭供需关系,繁荣地方经济,解决农民就业和温饱问题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因开采方式落后,无证违法开采泛滥,带来事故频繁、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等诸多负面效应。

1998年12月,国务院发出《关于关闭非法和布局不合理煤矿有关问题的通知》,贵州省被列为全国关井压产重点省之一,一场声势浩大的关井压产行动就此展开。

1999年,贵州省关闭非法和布局不合理煤矿5764处,压产2572万吨,其中取缔关闭国有煤矿井田范围内的非法矿井831处。2000年,贵州省乡镇煤矿3302处,产煤2294万吨,百万吨死亡率仍高达25.24人。

2001年至2012年,贵州省不断推进小煤矿整顿,持续开展安全专项整治,结合煤炭生产许可证和煤矿安全评估、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审查、验收和发放,提高小煤矿准入门槛,办矿起点由年产3万吨逐步提高到6万吨、9万吨和15万吨。大力提升矿井规模和煤矿素质,通过煤炭企业兼并、整合、重组,小煤矿总数控制在1000个左右。

这一时期,贵州省积极引进省内外优强企业参与重组和大矿带小矿、大矿帮小矿活动。山东兖矿集团、河南永城能源以及国电集团、贵州金元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先后入黔办矿,使全省小煤矿“小、散、乱”的面貌有了改观。

2012年与1977年相比,贵州省原煤产量从1397万吨增长到1.81亿吨,矿井数量由最高时期的1.5万处(1995)减少到1700处,平均单井产能由不到0.5万吨提高到16.9万吨;全省原煤产量从1978年全国第12位上升到第4位。

——电力工业通过恢复整顿、水火并举、“西电东送”、厂网分开,实现突破性飞跃。

1978年到1980年,贵州电力生产建设秩序得到较快恢复。到1983年,猫跳河6个梯级开发电站全部建成,总装机23.9万千瓦,乌江渡发电厂总装机63万千瓦大型水电站全部投产。1991年至1995年,遵义发电厂改扩建2×15万千瓦机组投产,天生桥一、二级总装机164万千瓦建成。

随后,贵州电源建设步伐继续加快。盘县电厂3台机组、安顺电厂两台30万千瓦机组、凯里发电厂412.5万千瓦机组、金沙电厂412.5万千瓦机组均在2000年前建成投产。

2000年118日,随着洪家渡水电站“西电东送”工程开工,贵州省启动了第一批电源建设项目“四水四火”:洪家渡水电站、引子渡水电站、乌江渡水电站扩容、索风营水电站、黔北电厂、纳雍一电厂、安顺电厂二期、贵阳电厂烟尘治理,总装机538万千瓦。随后,第二批“六水八火”电源项目构皮滩水电站、思林水电站、沙沱水电站、光照水电站、董箐水电站、马马崖水电站、纳雍二电厂、鸭溪电厂、黔西电厂、大方电厂、盘南电厂、发耳电厂、大龙电厂、野马寨电厂开始实施,总装机1800万千瓦。2004年,贵州第三批电源项目规划获准,包含兴义电厂、习水电厂二期、黔东电厂、头步桥电厂异地技改、桐梓电厂、织金电厂、六枝电厂等7个项目,装机容量1080万千瓦。2006年,第一期“四水四火”项目全部建成投产,2012年底,除沙沱、马马崖水电站外,第二期“六水八火”项目全部建成。

到2012年末,贵州省发电总装机容量3824.53万千瓦,是1977年的38.2倍;当年发电量1531.63亿千瓦时,是1977年的48倍。

电源建设步伐加快的同时,贵州电网建设也大步同行,实现电压等级从110千伏到220千伏,再到500千伏的提升。进入大电网、高电压、长距离、大容量阶段;网架结构日益复杂,第一条220千伏贵阳—遵义线,伴随乌江渡水电站的建设而兴建,于197812月全线通电。19785月开建的遵义一次变电站,是贵州第一座220千伏枢纽变电站,主要将乌江渡水电站电能送入遵义地区,并通过220千伏遵(义)綦(江)线与四川联网。到1985年底,贵州省形成统一的220千伏电网,贵阳地区形成110千伏和220千伏环形电网。

1992年,贵州建成首项超高压输电工程——天生桥至贵阳500千伏输电线路与500千伏贵阳干田变电站工程(50万千伏安),这是西南地区首项500千伏输变电工程,使贵州输变电建设再上一个新台阶。1998年,贵州第二条500千伏输电线路安顺至贵阳线建成,贵州电网电压等级提升至500千伏。

2000年,随着“西电东送”电源项目的开工建设,500千伏电网建设速度加快。2002年末,贵州省内建成500千伏“日”字形环网,并有I500千伏输电线路与南方互联电网相连,多回220千伏输电线路分别与广西、云南、湖南、重庆等省(区、市)电网相连;220千伏电网已覆盖全省9个地级市,110千伏电网已覆盖全省87个县级供电区。

2012年底,贵州电网已形成鸭溪—息烽—贵阳—安顺—青岩—福泉—鸭溪和贵阳—福泉的500千伏“日”字形环网,500千伏线路实现了粤、桂、滇、黔四省(区)联网,“西电东送”已建成“五交两直”7500千伏输电大通道。

农村电网不断完善,城市电网得到加强,供电可靠性日益提高。1986年,实现贵州省“县县通电”;199811月,提前一年零八个月实现贵州省“乡乡通电”;2003年,实现电网供电范围内的城乡用电“同网同价”;200711月,贵州省实现“村村通电”;200912月,贵州提前一年在西部地区率先实现全省电网覆盖范围的“户户通电”。

——油气行业通过深化体制改革,西气东输,油品升级换代,推进燃气产业多元化,实现稳步发展。

不沿边,不靠海,无原油、无练厂,是贵州石油行业的基本特征。1990年以前,供不应求是贵州石油市场的主基调。1992年,随着成品油经营权的放开,贵州石油市场出现短期失控,全省加油站有近1500座,小站占绝大部分。1993年至1994年,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贵州省内再次出现成品油供不应求的局面,市场上批发渠道众多,管理混乱。贵州省随即推进原油、成品油流通体制改革,实行国家定价,加强价格监管,清理整顿成品油批发机构,理顺了省内成品油市场。

1998年6月,国务院重组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贵州省石油总公司建制划归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成为中央在黔企业,成品油价格在这一年和国际市场价格水平接轨。2000年,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西南销售公司贵州分公司成立。“十五”和“十一五”期间,贵州大力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发展,带动成品油市场年均增幅8.9%以上。

2003年9月,中石化西南成品油管道开工,200512月建成投用。该成品油管道途经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四省区53个地市,是国内距离最长、站点最多,工艺技术水平最先进、地形地貌最复杂、施工和管理难度最大的成品油管道,堪称世界级管道,其中贵州境内555公里。

20世纪6070年代,贵州省工业企业和90%以上居民长期以燃煤为主,由于燃用高硫煤浪费大、污染重,酸雨频率增高,使贵州成为全国酸雨最严重的省份之一,许多城市空气环境质量多次被亮“黄牌”,贵阳、安顺、六盘水、遵义、金沙等市县一度“酸雨”现象严重。

20世纪80年代以前,贵州城市燃气几乎是空白。直到1990年,六盘水市利用水城钢铁厂的发生炉煤气开通供应城市居民的管道煤气。1994124日,贵阳煤气工程经历6年建设建成通气。

20世纪90年代,贵州省液化石油天然气进入各地州(市),得到迅速发展。1990年,液化石油气首次进入贵阳市。经过30多年的发展,液化石油气已遍及全省,成为管道燃气外替代煤炭和木材的主要燃料,从城市到农村乡镇均有液化石油气供应站点。

煤气、液化气的推广普及,使贵阳市一举摘掉了“酸雨城市”的帽子,成为“中国避暑之都”“最适宜居住城市”。

随着城市的发展和扩容,使用煤气的居民和企业与日俱增,气源缺口较大。贵州省紧紧抓住“西气东输”的机遇,果断作出引入天然气的决策。从2005年开始,贵州省天然气有限公司先后与四川、重庆多家天然气有限公司商谈液化天然气和压缩天然气的引进,逐步将天然气供应推广到全省各个主要城市。

“十一五”期间,贵州省主要城市燃气供应量均以每年13%的速度增长,全省城市燃气发展市场基础已初步奠定。

——新能源建设以清洁环保为重点,瓦斯发电逐步形成规模,风能发电取得突破。

贵州省探明煤层气资源储量为3.15万亿立方米,居全国第2位。受技术和条件等因素影响,多年来煤层气开采利用始终未能走出困局。

1972年,老鹰山煤矿首先“试水”瓦斯抽采,翻开了贵州省煤矿瓦斯抽采的第一页。到1985年,六枝矿区地宗煤矿首先开始瓦斯利用;1991年,六枝工矿集团凉水井矿利用淘汰的飞机发动机建设装机容量为2400千瓦的瓦斯发电站,发电量达150万千瓦,煤矿瓦斯发电试验成功。

到2012年底,贵州省煤矿瓦斯发电装机达到20.06万千瓦,年发电6.44亿千瓦时;煤矿瓦斯抽采量14.37亿立方米,利用量3.28亿立方米,利用率为22.82%

业界认为,煤矿瓦斯发电,只是煤层气利用的“小打小闹”,实施煤层气地面抽采利用,才是资源变资本的有效出路。

2008年3月,贵州省政府出台《加快煤层气抽采利用的实施意见》,明确鼓励和扶持煤层气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20094月,又印发《煤炭产业振兴规划》,提出加快煤矿瓦斯治理和综合利用。

2008年4月,贵州盘江煤电集团成立了盘江煤层气公司,专门从事煤层气(煤矿瓦斯)开发利用、瓦斯利用技术研发、计量检测、瓦斯发电装备制造等业务。

2011年5月,盘江煤层气公司在金佳煤矿开工建设全国首座“低浓度瓦斯提纯制天然气示范项目”,利用真空变压吸附技术,将16%的低浓度瓦斯提纯至95%以上浓度的压缩天然气。

2010年,中石化织金区块煤层气织2井直井合压合采稳定产量1000立方米/天;2012年织5分压合采单井日产量突破2800立方米/天。

贵州风电发展从无到有,创造了贵州加速度。

2011年,《贵州风能资源详查和评估报告》和《贵州省风能资源开发规划》相继通过有关部门验收,摸清了贵州风电的“家底”,也为贵州风电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数据及理论支持。

同年4月19,韭菜坪风电场一期并网发电,标志着贵州风电开发破“零”并拉开大幕。当年,全省开工建设风电项目10,完成投资50亿元。到2012年底,全省风电增加达到96.46万千瓦。

2012年,贵州省新能源产业创造了多个“首次”:首次争取国家风电项目年度核准计划突破100万千瓦,位居全国第4,创贵州省历史最高;首次争取到国家能源局“十二五”第一批、第二批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核准计划项目16个,装机48万千瓦,成为贵州新能源发展的又一支生力军。同年底,全省新能源及煤炭资源综合利用完成投资139.08亿元,新能源累计装机容量达到116.52万千瓦。

2012年,贵州省规模以上能源工业总产值2638.15亿元,规模以上能源工业增加值达853.6亿元,占全省工业增加值比重达到38%

从改革开放到2012年,贵州能源工业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

一是能源工业稳步发展,2005年,能源改变了长期以来支柱产业一直锁定在单一烟酒工业的状况,成为全省第一支柱产业。

二是“西电东送”工程进展迅速,大煤保大电格局基本形成,“黔电送粤”大幅增加,南方能源基地的作用初步显现。

三是能源基础设施日益完善,保障能力显著提高,多元格局初步形成,用能条件大幅改善。

四是能源结构明显优化,清洁发展水平不断提高。

然而,这一时期的贵州能源工业仍处于规模速度型和粗放经营型,整体质量和效益依然不高,能源结构还需进一步优化,可持续发展后劲不足,管理体制和市场机制不适应能源发展的新形势,创新基础薄弱,能源行业智能化、信息化滞后。

2012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22号)将贵州定位为“全国重要的能源基地”,为贵州能源工业向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转型发展指明了方向。


转型:阔步走进新时代

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能源行业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认真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各项决策部署,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守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转型升级步伐加快,能源工业战略性、基础性地位得到巩固,助推脱贫攻坚、改善民生作用显著增强。

——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重大突破,煤炭工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

经过几轮的技改优化,2012年贵州煤炭百万吨死亡率从“十二五”初的2.43下降到0.646,摘掉了多年来煤炭行业安全生产全国倒数第一的帽子。

然而,小煤矿管理水平低、基础薄弱的突出问题,与南方煤炭资源大省和全国重要能源基地的地位极不匹配。

2013年9月,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入推进全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工作的通知》,再次启动新一轮煤矿企业兼并重组。

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主体实施”的原则,经过几年深入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贵州有效控制煤矿数量,实现供给能力、产业集中度、机械化程度、安全生产水平四个有效提升。煤炭产量保持全国前10位,保留煤矿全部进入主体企业,优强企业采煤机械化程度100%

为推动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贵州省实施了系列“组合拳”。2015年出台《减轻煤炭企业负担促进煤炭行业平稳发展工作措施》(黔府办发〔201522号),制定30条具体措施减轻煤矿企业负担;2016年出台《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推动煤炭电力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黔府办发〔201620号)、《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黔府办函〔2016187号)等系列文件。同时,贵州省政府历史性安排10亿元专项资金,对煤矿企业稳定生产供应实施“以奖代补”,确保煤炭稳定供应,有力保障了省内煤炭需求。

2017年5月,贵州出台《省人民政府关于煤炭工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的意见》(黔府发【20179号)明确提出:打好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培育释放先进产能、智能化机械化改造、煤炭资源“三利用”四大攻坚战。到2020年形成全省煤矿全部为年产能30万吨以上、基本实现机械化开采、全面实现智能化控制、稳定保障电煤供应和其他用煤需要、符合集约安全高效绿色要求的现代新型煤炭工业体系。

这是贵州省煤炭工业加快转型升级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文件。同时还配套制定了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三年攻坚行动(2017—2019年)、推进煤矿智能机械化改造建设、煤层气(煤矿瓦斯)煤矸石矿井水综合利用三个实施方案,明确了重点攻坚任务及实施路径和时序安排。随即,为解决煤炭工业转型升级手续办理慢、矛盾纠纷多、融资难融资贵三大难题,又相继出台了《贵州省煤炭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简化流程限时办结煤矿建设手续的通知》《中共贵州省委办公厅、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做好煤矿矛盾纠纷的通知》三个配套文件,连同三个实施方案,形成了“一意见三方案三举措”的政策体系。

2017年523日,在全省能源工业转型发展大会上,时任省委副书记、省长孙志刚强调,要抢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机遇,强力推动能源工业特别是煤炭工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实现脱胎换骨改造,加快建立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大力构建现代新型能源工业体系,为全省决胜脱贫攻坚、同步全面小康提供战略性、基础性支撑保障。

2017年5月,贵州省委、省政府创造性推出以“企业利益共同化、全省利益最大化”为目标的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向长期制约能源工业发展的顽瘴痼疾开刀。

2018年,《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落实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加强煤电要素保障促进经济健康运行的意见》出台,紧接着,贵州省委、省政府印发《加快煤炭工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

系列“组合拳”直指要害、招招见效。

到2018年底,贵州省公告生产煤矿产能1.56亿吨/年,平均单井产能37万吨/年;在全国率先制定煤矿智能机械化改造标准及验收办法,形成具有贵州特色的煤矿智能机械化标准体系。煤矿“两化”“三利用”取得突破性进展,建成西南首个复杂地质条件下的智能化综采工作面,在全国民营煤矿企业中率先进行复杂地质条件下薄煤层智能化开采、开展透明工作面试验。全省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到71.7%;煤矿瓦斯抽采利用率达41%,抽采量、利用量均居全国第2位,煤矸石综合利用率达62%,生产煤矿矿井水处理设施投运率100%、达标排放率100%

——电力体制改革走在全国前列,改革红利持续释放。

按照《国务院关于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2013年贵州启动大用户直供电试点,出台了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实施意见,正式建立直购电交易机制。到2014年电力直接交易规模突破100亿千瓦时。

2015年3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9)下发,正式拉开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大幕。

2015年是贵州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至关重要的一年。

5月31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同意贵州成为全国输配电价改革试点。

10月11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贵州电网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方案》,贵州与云南、蒙西成全国首批输配电价改革试验区。当天,贵安供电局正式挂牌。

11月9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正式批复同意《贵州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贵州成为全国首批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之一。

11月16日,贵州电力交易中心挂牌成立。

11月18日,兴义市政府与贵州电网公司正式签订解除代管协议,双方同时签订了并网协议,兴义市售电侧改革试点正式启动。

2016年,贵州电力体制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

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多方参股、相对独立、规范运行的市场交易机构——贵州电力交易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全国第一个电力市场管理委员会;在全国首创电力交易指数,逐步实现了交易机构公司化、交易平台数字化、交易机制市场化、改革红利多样化、售电公司多元化和跨省交易制度化等“六个化”。改革初见成效,改革红利不断释放。

2017年贵州省直购电签约电量450.38亿千瓦时,占省内售电量45%左右。居民阶梯电价第一档电量增幅全国第一,减少居民电费支出2.2亿元,群众获得感和满意度提高。

2017年以来,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贵州省累计为下游企业降低用电成本84亿元,保住大工业用电量134亿千瓦时,特别是有色、冶金、化工等重点行业受益明显,赢得了转型升级、提速发展的时间和空间。

2018年,贵州省进一步完善电力市场体系、丰富交易品种,售电公司数量达到64家,已具备除现货外的所有交易品种,市场化交易电量占比达到42.4%。第一批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5个试点明确业主单位、部分项目开工建设,第二批5个试点配网规划完成审查。

两年来,通过实施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贵州省内水火发电权交易电量累计40.7亿千瓦时,云贵水火置换交易电量累计43.2亿千瓦时,在水火发电权交易方面实现了突破。

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建设全国重要能源基地成效显著,能源安全新战略走深走实。

清洁低碳转型步伐不断加快,能源消费得到有效控制。2013年到2018年,清洁能源发电量从434.4亿千瓦时增加到854.3亿千瓦时;煤电机组供电煤耗322克标准煤/千瓦时,比2014年下降5克标准煤/千瓦时。2012年至2017年,煤炭消费年均下降3.1%,石油消费年均增长11.9%,天然气消费年均增长27.3%2017年,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耗比2012年累计降低27.5%,年均下降6.2%,五年累计节约和少用能源约3975万吨标准煤。2013年至2018年底,全省累计关闭退出煤矿700处,淘汰煤炭落后产能9358万吨,淘汰关停落后煤电机组111.5万千瓦以上。

生产供应能力稳步增加。贵州能源已形成以煤炭、电力为支柱产业,天然气、光伏、风电全面发展的供应保障格局。

截至2018年底,全省煤炭公告生产能力1.56亿吨,煤炭产量1.42亿吨,比2012年减少0.39亿吨。全省电力装机6078万千瓦,比2012年底增加2254万千瓦。全省发电量2117亿千瓦时,比2012年增加586亿千瓦时。“西电东送”累计送电量突破5000亿千瓦时。2018年,能源工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25.8%,对工业增长贡献率达23.8%,拉动工业增长2.1个百分点。

生产供应结构显著优化。建成沙沱水电站、马马崖一级水电站2座大型水电站,实现大型水电站建设圆满收官,水电装机2212万千瓦,在全国排第4位;投运塘寨、兴义、桐梓、盘县、六枝电厂等清洁高效燃煤机组966万千瓦;煤矿数量从2013年的1700余处减少到1000处以内,产能优化到3.2亿吨,单井规模从20万吨提升到37万吨,年产30万吨及以上煤矿产能占比从55.33%提高到82.29%;加快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累计建成光伏发电、风力发电、生物质发电、垃圾发电装机585万千瓦。

能源工业战略性基础性地位得到巩固,能源科技创新成效显著。努力提高能源产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着力提升能源产业带动能力和支撑作用。

贵州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通过煤矿智能机械化建设,煤炭生产实现“无人作业、有人巡检、远程集控”,高危艰苦的煤炭行业向技术型转变;智能电网大幅提升配电网对可再生能源的消纳能力,成为国内首创。在全国首创基于大数据的电力交易指数体系;自动采集生成瓦斯地质信息,实现瓦斯灾害实时动态预警功能,能源安全水平进一步提升,数字化、智能化能源新时代正在加快到来。

能源基础设施补短板全面推进。建成500千伏变电站20座,省内正形成500千伏“日”字形环网、“黔电送粤”500千伏“五交两直”大通道、220千伏环网和链式网络,全省“一横三中心”500千伏主网架搭建完成。

新一轮农村电网升级改造达到全国先进水平。截至2018年,贵州电网公司累计投资近300亿元进行新一轮农网改造,着力满足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用电需要,重点解决贫困地区群众用电问题。全省农网供电可靠率达到99.72%,建成福泉、凤冈、黔西、普定、台江5个小康电示范县。2019年将提前一年全面达成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目标,农村供电可靠率达到99.8%、农村电压合格率达到97.9%,户均配变容量达到2千伏安,建成结构合理、技术先进、安全可靠、智能高效的现代农村电网,从“无电用”“用上电”到“用好电”,实现贫困户生活用电不愁、农村动力用电不愁、电能质量保障。

在全国率先出台《贵州省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政策措施》。按照“统一规划、统一标示、统一标准、统一平台”要求,建成运行全省统一的充电设施运营监管与信息服务平台和充电公共服务APP系统,全面加快推进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2018年推进落实支持加快建设的若干政策措施,制定示范项目管理办法,出台用电峰谷分时电价政策,实施“六进一上”行动计划,充电桩数量达到1.1万个以上。

稳步实施天然气“县县通”工程,“气化贵州”全面提速。2013年中缅、中贵天然气长输管道建成通气,每年可供贵州下载天然气30亿立方米。2016年启动实施天然气“县县通”工程,依托中缅、中贵国家级主干网,加快省级骨干网和县级支线建设。2018年底,43个县接通天然气管道,总长达1926公里。20195月,《贵州省天然气“县县通”行动方案》出台,要求到2021年建成省内支线3222公里、79个县级城区通天然气输气管道、9个县级城区使用罐装天然气,实现全省天然气“县县通”。

基础能源、清洁高效电力千亿级产业振兴高质量发展开题破局。2018年底,《贵州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振兴行动方案》出台,明确到2022年,基础能源产业产值达到2200亿元,清洁高效电力装机7000万千瓦左右,非水可再生能源装机比重提高到15%,发电量2900亿千瓦时,实现清洁高效电力产业总产值达到2000亿元。

围绕2022年基础能源产业振兴目标,贵州省加快培育释放煤炭先进产能,主要措施是:加快大中型煤矿建设、加快煤矿“两化”升级改造、实施煤炭资源“三利用”工程、去放结合不断优化煤炭产能结构、深化煤矿建设“放管服”改革、加快落实设立独立法人公司(子公司)政策、强化资金支持。

围绕清洁高效电力2000亿元产值目标,贵州省深入实施煤电产业转型升级、水电优化发展、新能源有序开发、电网强化升级、电力市场拓展、电力体制改革“六大行动计划”,打造电量充足供给、电价具有竞争优势、电源结构优化、电网智能安全的千亿级清洁高效电力产业。

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展现出强大生命力。

自2017年创新实施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以来,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运之顺畅、行之有效,特别是2019年以来,能源工业运行势头良好。

——能源供应保障达到近年同期最好水平。2019年上半年,全省调度原煤产量6106万吨、省内供应电煤3381万吨,同比增长14.1%15.2%,全省发电量109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3%、高于全国3个百分点,全社会用电量75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9%

——具有竞争力的电价优势开始积累。稳定了电煤价格和煤电双方市场预期;水火发电权交易收益全部用于电煤储备和降低工业企业用电成本。一般工商业输配电价及其目录电价持续降低。截至20196月底,全省大工业目录电价排全国第24位,35千伏、110千伏、220千伏大工业用户输配电价分别在全国排第23位、第26位、第27位。

——煤炭工业发展质量得到极大提升。截至20196月底,公告生产煤矿产能1.59亿吨/年,平均单井产能37.21万吨/年;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到72.16%,比2015年提高31.16%;煤矿瓦斯抽采利用率达44.32%,抽采量、利用量均居全国第2位。

——能源对工业经济的贡献持续提升。2019年上半年,能源行业(煤炭电力行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5%,对工业经济增长贡献率32.1%,拉动工业增长3.2个百分点,能源行业税收80.6亿元;完成电力市场化交易电量235.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2%,减少企业电费支出14.5亿元。

——能源投资需求保持较快增长。截至20196月底,能源工业完成投资317亿元、同比增长4.6%;新开工建设项目602个,建成投产项目264个;360万千瓦光伏项目纳入2019年国家竞价补贴范围、补贴规模4.5亿元,均居全国第一。

——利益共享的煤---用协同发展格局初步形成。2019年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751.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9%;贵州电网公司省内售电量603.7亿千瓦时,2017年以来连续三年实现盈利;2019年上半年,煤炭产业实现利润总额21.8亿元,同比增长3%;电力产业实现利润总额12.6亿元,同比增长1.2倍。

变革,是能源发展坚定不移的方向。

变革,让能源在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迅速找准时空定位,开辟新的发展格局。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站在贯彻落实能源安全新战略承上启下、纵深推进的重要时间节点,进一步推动能源安全新战略走深走实,是把握能源高质量发展推石上山、闯关夺隘的关键力量。

按照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等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贵州能源工业将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认真贯彻“巩固、增强、提升、畅通”方针,全面落实、完善、深化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全力推动基础能源、清洁高效电力两大千亿级产业振兴高质量发展,奋力开启能源事业更加辉煌的新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